全國服務熱線:
13451885423
15951720379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

城市招牌觀察:當代人的城市記憶

2019-09-10 01:12

招牌組成了城市的文字風景,一朝一夕見證了城市歷史,一角一隅占據了城市空間,一筆一畫描繪了視覺文化。去年北京的一紙拆除令引起諸多熱議,熱潮褪去后,人們或許只能憶起這場口水之仗,卻來不及留意真正的招牌風景。假如有一天城市招牌面臨消逝,它會否成為你的城市鄉愁?

招牌在中國古代的原型是「招幌」,「水村山郭酒旗風」,描繪的便是酒家的招幌迎風飄揚的模樣。

起初僅是為了標示店面位置而掛起一面信手而書的旗子,隨著商業體系的成熟,各個行業逐漸形成了約定俗成的視覺元素,從文字、圖形到燈具的使用,紅藍黑金、諧音祥物、傳統紋樣的裝飾,招牌的進化是為中國古代商業發展史的縮影。

進入二十世紀的資本主義工商業萌芽期,招牌繼續進化,其中很負盛名的便是霓虹燈了。

流光溢彩的霓虹招牌喚起無限的消費欲望,成為資本主義的直接象征。霓虹的發明本是用來模擬北極光的幻彩效果,后在巴黎首次被用于廣告牌。在三十世紀,伴著第二次工業革命的光電與世界大戰的硝煙,霓虹燈快速擴散到世界各地:東京新宿的風俗店,上海南京路的百貨公司,好萊塢的電影院,香港的茶餐廳,澳門的賭場,地球表面從此又多了幾盞長夜之燈。尤其在商業快速發展的美國,霓虹燈大肆流行,一舉成為波普文化的代表符號,與彼時經濟的灰冷蕭條形成鮮明對比。

給街道帶來新風景的霓虹燈同樣遭到了政府管制,港英政府就曾頒布過《宣傳品規定條例》,「任何會破壞任何的天然美麗風景或損害性地影響任何地區的宜人之處的宣傳品」均屬違法。

與此同時,出現了更省電的 LED,更堅固的塑膠板。更為關鍵的是,隨著跨國企業的出現,無法快速復制的霓虹燈不再能滿足品牌識別的統一性需求,很快被市場淘汰,成為資本主義萌芽時期留下的驚鴻一瞥。

現今的香港依舊保留著不少舊式霓虹燈和手寫招牌,與之相似的上海卻只留下了一條熙熙攘攘的南京路步行街,霓虹燈也早已被穩定恒亮的 LED 代替。

茅盾在《子夜》開篇,寫上海霓虹燈街景:「Light, Heat, Power!」。符號學的解讀也好,博物學的觀察也罷,伴隨著工業和商業而出現的招牌,見證了城市的興衰起落, 直指現代化進程中的資本和權力。


香港作為全世界人口密度很大的地區之一,香港島核心地區的建筑容積率可以到達十倍。在水泥森林里,招徠顧客的招牌必須找到自己的空間,突出建筑墻面,懸于行人頭頂,造就了香港獨特的城市街景。
在臺北街頭,完好存留下來的老建筑很多,建筑立面的肌理豐富,招牌也參差多態,豎排的橫排的,數碼的手寫的,貼墻的架空的,甚至還有掛在走廊頭頂的。慣用劉體楷書的店面給人一種溫和而日常的氣息,就著午后的陽光,讓人忍不住走進小店,吃上一碗牛肉面。 招牌給予建筑溝通的可能性,不同的招牌附著于不同的建筑之上,才很生機勃勃。
與高樓林立的香港相比,北京的天際線顯得低而扁平,馬路也更寬闊,這自然和北京的城市規劃方針不無關系。北京市政府出臺過一則控制高層住宅的規定:二環內不得建設高層住宅:二環以外允許建設少數高層住宅,但依據樓房類型,至多不能超過 18 層。因此北京的建筑大多四四方方,許多店家選擇將招牌直接建在樓頂,行人從遠處一眼就能看見。
上海緊湊的住宅空間亦造就了不同的招牌形態。踏進一道道石庫門,里、坊、巷、弄錯綜復雜,許多弄堂僅容一人通過,推開窗,就能夠著對面人家的窗臺。私密空間與公共空間縱橫交錯,這樣的空間之內,店老板們豎起一張張手寫的小招牌,掛在店門口,或者直接斜靠在墻邊,行人一道余光就能清楚地意識到店鋪的存在。緊湊的弄堂里,這廂有個裁縫鋪,那邊有個修鞋攤,招牌和墻邊的自行車、拖把、水龍頭一起,一進一出間,構成了很重要的日常記憶。
著眼城市文化的學者和藝術家們總會把目光聚焦到招牌之上。在《向拉斯維加斯學習》里,建筑師羅伯特·文丘里等人強調了招牌作為「地標」的重要作用:有文字和圖像的招牌賦予一個空間以溝通的可能性,像霓虹燈一樣夸張的招牌可以增強「地方感」。這種「地方感」塑造了人們的城市記憶。

現代城市陡增的光亮和招牌用視覺圖像刺激人的欲望和權力,毫無疑問強化了人們的城市記憶。如詩人也斯所言,「空間」不再是單純的物理空間,變成了反復積累記憶的「場所」

霓虹燈會被淘汰,招牌也可能被拆除,基于招牌的城市記憶依然可以在人們的腦海中不斷累積,衍生新的情感載體。

Copyright@ 2014-2020 南京輝煌廣告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19064512號-1
QQ咨詢
免费a级毛片子_免费无码a片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熟女老妇300部mp4_亚洲av无码专区久久蜜芽_chinese野外男女fre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